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创建一个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

admin/2017-09-17/ 分类:听大佬说/阅读:
美国波士顿时间5月25日下午3点,哈佛大学举办了2017届学生的毕业典礼。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回到母校,领取了荣誉学位,并为毕业典礼做了演讲。 演讲视频精华部分: 演讲开头,扎克伯格就抛出了一个全世界人都知道的梗:不得不说你们成就了一件我永远 ...

美国波士顿时间5月25日下午3点,哈佛大学举办了2017届学生的毕业典礼。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回到母校,领取了荣誉学位,并为毕业典礼做了演讲。

 

演讲视频精华部分:

演讲开头,扎克伯格就抛出了一个全世界人都知道的梗:不得不说你们成就了一件我永远无法达成的事情。

 

扎克伯格曾经是哈佛大学计算机和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中途辍学,创办脸书。

 

 

观众笑,随后扎克伯格又说:这次演讲也许是我唯一在哈佛做完的事情。

 

看来,小扎不仅是身家500亿美元的世界第四大富豪,还是一个段子手啊。

 

在描述了自己在哈佛的经历之后,扎克伯格开始了这次演讲的主题——

 

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有使命感的世界。

 

扎克伯格给出了创造一个每个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的三种方法:一起做有意义的项目;通过重新定义平等,使每个人都有追求目标的自由;在全世界建立社群。

 

什么叫一起做有意义的项目?

 

扎克伯格在演讲中表示:我们这一代将不得不面对数千万的工作被机器取代的情况,比如自动驾驶。但我们还有很多事能一起去完成。每一代都有属于自己一代的作品。比如有超过30万人一起努力,让人类登上了月球;数百万志愿者为世界各地的小儿麻痹症患者打疫苗;数以百万计的人为建立胡佛水坝和其他伟大的项目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做这些项目的使命,并不仅仅是为人们提供工作,而是让我们整个国家感到自豪,我们可以做一些伟大的事情。

 

现在轮到我们来做一些伟大的事了。我知道,你可能会想:我不知道如何建造大坝,或者如何让一百万人参与到任何事情中来。

 

但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如何做,想法并不会在最初就完全成型。只有当你工作时才变得逐渐清晰,你只需要做的就是开始。

 

第二件事是,重新定义平等,让每个人都有追求目的的自由。

 

我们都知道,想要成功,光凭一个好想法,或者一个好的工作态度,是远远不够的。幸运也是成功很重要的因素。

 

每一代人的成长都扩大了平等的定义。前几代人争取投票权和民权,于是他们争取到了有新政和大社会。现在到了我们为这一代人定义新的社会契约的时候了。

 

我们应该有一个不仅仅凭借GDP这样的经济指标来衡量进步的社会,而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存在意义和角色的社会。我们应该探索像“普遍基本收入”这样的观念,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尝试新事物。每个人都有可能换很多工作,这就要求我们得建立人人都负担得起的儿童托管保育机构和不约束于就职单位的医疗保健,这样让人可以无负担地去上班。人人都会犯错,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更少污蔑与束缚的社会。随着技术的不断变化,我们要更多地关注继续教育,活到老,学到老。

 

是的,赋予每个人追求目标的自由,这并不是免费的。像我这样的人应当为此付费。在你们之中,许多人都会做得很好,当然,你们也有义务去做好。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Priscilla 和我启动了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并承诺要我们的财富去促进机会平等。这些是我们这代人的价值。”要不要这样做”从来都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去做”。

 

花一点时间,去帮助其他人,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让我们通过此举,让每个人都有实现人生目标的自由——不仅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更是因为当人们可以把梦想变为伟大的现实时,我们每个人都会变得更好。

 

去实现“让每个人都有活的有目标”的第三种方式是建立社群。

 

而当我们这一代人说“每个人”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我们认为现在最大的机会是全球性的- 我们可以成为终结贫穷和结束疾病的一代人。但同时我们也意识到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也需要全球性的协作- 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应对气候变化或预防全球大瘟疫。要想取得进步不能靠单个城市或国家,更是要团结全球社会。

 

这是我们时代的斗争。有支持自由,开放和反对威权主义,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势力的力量。有支持知识流动,贸易和移民。这不是一场国家之间的斗争,而是一场思想的斗争。每个国家的人们都有支持和反馈全球化的人。

 

这不会在联合国决定。这将在每个地区发生,当我们足够的感觉到我们自己的使命和稳定感,我们可以开始关心其他人。

 

最好的办法是开始建立当地的社群。

 

我们都从我们的社群中获得意义。无论我们的社群是邻里社区还是运动小组,教堂或音乐团体。他们给我们归属感,我们属于的群体的一部分,我们不是一个人;社群给了我们扩大我们的视野的力量。

 

我遇到了今天毕业的Agnes Igoye,她在乌干达的冲突地区度过童年时期,现在她在训练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来保持社区的安全。

 

我遇到Kayla和Niha,也是今天毕业,他们发起了一个非营利组织,将患有疾病的人与社区内愿意帮助他们的人联系起来。

 

我遇到了David Razu Aznar,今天从肯尼迪政治学院毕业。他是前墨西哥市的议员,他成功领导了一场运动,使墨西哥城成为第一个通过婚姻平等法案的拉丁美洲城市,甚至比旧金山还早。

 

这也是我自己的故事。一个宅在宿舍的学生,一次连接了一个社群,然后始终维护它,直到有一天我们连接了整个世界。

 

改变源于身边。甚至全球性的改变也是源自微小的事物—— 和我们一样的人。在我们这一代,我们的努力能否连接更多人和事,能否把握我们最大的机遇,都归结于这一点—— 你是否有能力搭建社群并且创造一个所有人都能有使命感的世界。

 

在演讲的最后,扎克伯格为自己母校的毕业生们送上了祝福——

 

我希望你们也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勇气,使你们的生命成为一个祝福。

TAG:
阅读:
扩展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阿达说 www.adashuo.com 联系QQ:82048806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