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硅谷精神 创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创新工场/2017-05-27/ 分类:创业测评/阅读:
何谓硅谷精神?创业者最重要本领是什么?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听听李开复王强蔡文胜怎么说,李开复说,中国已诞生自己的 “ 硅谷精神 ” ...

不是大事儿不聚头,能让、以及这三位创业大佬以及 38 位创业导师聚在一起的,必然也是中国创投界的大事儿,这不,中国的创业黄埔班 —— 群英会创业营第二期今日正式在北京开营了。

群英会创业营是由、以及三家投资机构联合举办的创业者培训活动,去年举行了第一期。第一期群英会可谓出师大捷,短短一年过去,参加创业营培训的创业团队绝大多数获得了融资,最高的一家估值甚至在一年中就增加了22倍!正因如此,三家机构决定要继续把这个活动办下去,而且要办得更好。

经过层层筛选,今年的创业营从 10 万个创业者中最终选出了 40 名创业者进入最终的创业培训,其竞争激烈程度前所未有。与此同时,今年的 38 人的导师团队阵容也无比强大,这些来自创投一线的创业导师会全程给予学员指导,开复等人更是亲自授课。

在今天的开营仪式上,三家创投机构的大佬李开复、王强以及蔡文胜围坐在一起,再一次就中国的创业现状、创业者该如何学习、如何创业等话题谈自己的观点。干货太多,无法摘取精华,大家请直接阅读三位大佬的讲话全文就好:

 


恭喜在座的 40 位学员,每年我们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这么多工作之后,能看到这么多有希望的、有创意的创业者,希望我们有机会在一起,让我们帮助你们在未来走得更好。

 

群英会这个项目,其实是我去年病好了后在(徐)小平家里,大家一起讨论出来的, ( 蔡 ) 文胜、小平、我,当时肇辉也在,我们讲到了美国 YC 的出现: YC 在 10 年之内投了 1000 家公司,创造了 650 亿美元的市值。当时我们就讨论说,中国的 YC 在哪里?

以前美国人对中国的创业现象基本就是几句话: “ 山寨 ” , “ 没有真的创新 ” , “ 一盘散沙 ” 。他们觉得在中国创业者合作较少,硅谷的合作性、开放性在中国都看不到。

所以当时很多美国媒体或创业者,对中国还是抱着一些质疑,所以虽然市场很大,美国公司也觉得没法进来。但是我们真的认为中国创业者是伟大的,因为有很多竞争,所以机会特别大,挑战也特别多。中国诞生自己的 YC 并非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即便中国没有出一家像美国那么厉害的 YC ,我们还是认为中国存在机会,因为中国的国情不一样,创业者可能更多元化,就像王肇辉所说: “ 我们有比较理性的、产品性的、技术性的创业者,也有比较草根的、接地气的创业者,他们具有各方面特色。 ” 他们需要的扶持,也许不是一个人或者一家公司可以达到的。

 

我认为国内有一个特殊的现象,我们称为 “ 一万名天使的崛起 ” 。这一万名天使哪里来的?是 BAT 的上市,是中国经济的崛起,是各位创业成功赚到的第一、第二桶金,还有各种其它因素,使大家成为了天使。

这么多天使一定是一群一起创造中国 YC 现象的最好的朋友,所以也许会不会中国的 YC ,其实不是一家公司在做?不是一家做得独大,而是三家在做一个开启者?然后把我们的资源无私贡献进去?

有人说 YC 在投资时占有的份额跟它的投资金额相比稍微高了一点,那我们有没有可能做一个无私的、真实的、以创业者为主的培训?我们其实可以比 YC 还更有料,但不占创业者便宜。我们尊重创业者,永远和他们在一起。

我们要从这一万名天使里挑选最棒的出来,我们希望能挑选出 1000 位,实际上 40 个创业者对 38 个导师,是最合适的数字。我们就从这 1 万名里挑了 38 位,他们既是我们的朋友,也是我们跟进的天使,我们一起合作。

 

我们有个特别的梦想:至少在创业圈里,中国人是团结的,是可以合作的,是具有开创性思维的。我们要证明这种所谓的硅谷精神,其实在国内,尤其在中关村早就已经产生。

所以我们决定试一试,群英会由我们三家发起的,和 40 位左右的导师一起协作,大家都抱着无私的态度贡献,想要帮助创业者做些什么。

去年第一期我觉得做得非常成功, 40 位创业者中最多的已经达到了 20 多倍的估值提升,绝大多数都拿到了融资,创立的群已经办了两次活动。创业者凝聚力非常强,大家创业路上不孤单。

昨天大家还在群里讨论,要非常珍惜黄埔一期中国 YC 的机会,这个让我们非常感动。但是我们没有特别急迫地马上做第二期,我们还是沉淀了一下,让我们的人员、思维、想法都有新的启发。

今年的第二期将会是我们每一年两次、每六个月一次的循环式群英会。我们认为在这个的累积上是可以成为中国 YC 的,甚至我们希望在这个模式方面,有一天可以超过美国的 YC ,因为我们是多家运营的,我们抱着公益、开放、合作的心态,把创业者放在中心,这是做这件事的初衷。

谢谢大家!

 

 

非常感谢大家!非常欢迎大家!小平老师因为在哈佛参加了一个活动,所以这个开营仪式委托我代表他。人虽然不在这儿,但是魂在。现在他的灵魂借助我的肉体来交流。如果说错了,这全是他的问题;如果说对了,这完全是王强自我的发挥 ( 台下一片笑声 ) 。

刚才开复老师已经提到,创新工场、真格基金、隆领投资,三家一起做这个孵化器的初衷,其实那天晚上我也在里面,所以我也是最早参与了这件事,我们也非常兴奋。

由开复、文胜和真格,我们三家联手做的这个孵化器有什么用呢?我给大家分享一下,大家来到这儿,能够获得什么。

 

我觉得其实这三家,通过这个孵化器,已经非常有效聚集了三大资源:

第一大资源,我们这全部是从实战、战场上经历过来的人,成为创业的辅导老师,这是和商学院完全不同的老师。

如果说上商学院是在以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和昂贵的成本去研究已经死去的案例,那么在我们这里研究的是正在发生和没有发生的案例,而且还是免费的。

所以这个时效、实践是没有孵化器就没有的,因为所有的老师都是身经百战,要么活过来的、要么死过来的。

第二大资源,三家公司所汇集起来、构成的我称之为的 “ 创业生态圈 ” 。因为创业生态圈,在互联网时代非常非常重要。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创业整个格局是什么呢?就是达到像佛教所说的 “ 空 ” 的状态, “ 空 ” 是什么呢? “ 空 ” ,从佛教的本质来说,是相互依存的概念。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东西是完全可以摒除所有外在的生产环境,你独家可以做大的。这是和传统产业以及计算机在过去 20 年来没有成为我们生活一部分的重大差别!

“ 空 ” ,从本质来说就是相互依存,所以英文翻译 “ 空 ” ,翻译最好的是 “interdependence" ,相互依存谓之 “ 空 ” ,去掉了其它可以依存的东西,你就快死掉了,但是有了这些东西你不仅能活,可能活得非常坚强。

所以我觉得我们汇聚了大量的生态环境,我们三家加在一起,创新工场 300 家,真格 400 家,文胜也有几百家了。

第三个资源,就是思想的资源。因为我们三家,文胜、开复、小平包括我,我们是在创业的本质、企业家精神的本质方面做了相当多的思考,所以我觉得我们能够汇聚经营企业、成为企业家、展示,让一个企业从 0 到 1 ,然后实现在 “1” 后面放大无数个 0 的这样一个过程。

我们会提供非常有针对性的、有深度的、有效果的思想碰撞。如果你不能看穿你所从业的本质,你不深入思考你创业的初心,你是没法有资格引领汇聚在你周围的所有这些人,让他们不断延续你的梦想,把这个梦想不断扩大。

因此,我觉得其实这个世界上 “ 看 ” 是最重要的,我想到一个法国的犹太思想家,他曾经有一本书叫《问题之书》。这本书我读了它好多年,写得非常好,现在还没有汉译本,台湾也没有,它太美、太深刻!这个书很难译,谁译出来恐怕都会有偏差。

它有一句话非常好,它说: “ 活着意味着 “ 看 ” ,死意味着 “ 被看 ” 。所以人一辈子就是两个状态,你要么是 “ 看 ” ,要么是 “ 被看 ” ,那么当你没有资格去 “ 看 ” 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已经死掉了。

我们作为一个引领者,作为一个创始人,作为一个企业的老大,你最重要的全部本领就是要看,不仅要看,还要看穿。 因为只有当你看穿了某个东西的时候你才能够突围,否则你的突围在哪呢?而这一点恰恰是我们三家在这个平台上通过真正的、有实战经验的这些老师,能够给大家分享的。除了你最懂的这个专业的细节之外,能够给你带到不同维度的东西。

这是三个创业非常重要的资源。我希望离开了这个创业圈,离开了这个孵化器,你们将会成为中国未来新经济、新技术和世界对话的重要的代表性人物!

因为你们获得了和其他只身在一般市场不一样的摸爬滚打,只有一般人生体验不到的不同维度,你可能会代表着中国未来,去和世界,无论是技术、无论是发展趋势,还是进行实际的对话。

这是我们对大家的期待,也是我们试图通过这个平台传递给大家一个最重要的价值,希望大家能利用我们在聚会短暂时间,在温泉里畅所欲言。当年苏格拉底就穿着拖鞋,走在雅典的街上,讨论人生的终极问题,你们在温泉里,就搞清楚,把肥皂泡沫往外一勾,看看真正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样的?

从这个问题找到背后的灵魂、找到生命,因为我始终和大家说一句话:一个创业者的思想深度、一个公司思想的深度,看似没有什么可以夸耀的,但值得思考。因为一看就那么大点,你不能不思考。但是往下一拉,放到时间的维度上,你就会发现,原来你已经走得很远,这个才是一个企业成长真正的素质。

所以我希望大家来这能够获得这样一种的维度、这样一种行为的参照性,然后把它贯穿到大家的生活中,谢谢大家!也欢迎大家。

 

 

王强老师说: “ 普通话不怎么好。 ” 那为什么不学好呢?这里给大家一个建议,如果狠下心学普通话、学英语,应该能学好。

今天我想补充的是核心竞争能力,在中国能有几个像我这样?既学会了闽南的地方腔,又学会了广东的白话,还有四川各种话。如果你们想拿下所有的草根用户,就必须像我这样不会讲普通话(台下一片笑声)。

 

回到王强老师提到的 “ 空 ” 。这个 “ 空 ” 非常有意思,王老师说 “ 空 ” 是相互依存,其实一切的 “ 空 ” 才最有价值。今天所有学员到这里学习,就是让自己 “ 空 ” 。

为什么 “ 空 ” 是最有价值的?

我们今天去看一栋房子,买一套 120 平米的房子,包括创新工场 3000 平米的房子,最有价值的什么?是 “ 空 ” ,如果没有 “ 空 ” ,就坐不下我们所有人。

但是在我们的奋斗当中,很多人追求的是外面是不是贴了大理石?玻璃不是很豪华的 ? 在上面是不是最好的?这些其实就衬托了里面的 “ 空 ” 。

买房,你要想想这个房子最有价值的是什么?这里面必须得 “ 空 ” ,才能够让你装东西,而不是说这个材质是不锈钢的,还是瓷的,或者外面雕了花。虽然这个钱更贵,但是对我们这三家来讲,最重要的是衬托了所有学员,让你们成为 “ 空 ” , “ 空 ” 才是最有价值的。

说实话,群英会的整个节奏都蛮快,因为我们三家都在各自忙各自的事情,然后还腾出精力做这件事,从 10 万个简历中挑出 2000 多个,然后汇集出几百个,每个导师还要提前过一下,这个过程本身就非常具有挑战性,哈佛的录取率大概是 5 ‰ 左右,美国最好的大学录取率是 5 ‰ ~6 ‰ ,群英会的录取率已经远远超过了它们,可想而知这个难度有多大。

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为我们看到了学员的成长、看到了学员的进步,我发现当初这个决定真的是蛮对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我觉得它其实有点接近于你在买东西的时候,觉得价格有点贵。

 

我是一个草根, 2004 年到北京,拿到了 IDG 的投资。

IDG 应该算中国第一个办这种年会的投资机构,我第一次参加 IDG 的年会是 2005 年,现在回想起来,这对我的影响非常巨大。

IDG 大概投了 100 多个企业,每年都会办一些年会,他们会邀请一些成功的毕业生来给我们讲课。什么叫毕业生?就是已经卖掉公司,或者是公司已经上市,赚到钱了的人。去参加的这些人,就叫做在校生,我们还处于读书的阶段。

当时 IGG 邀请了比如、等这些投过的毕业生来为我们讲课,同时也会外聘一些导师,时间大概是两天。

回想我后面的一些管理水平,包括对一些东西的理解,那个阶段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当时我从福建来到北京,纯粹就是一个草根,来到这里以后却不断地在成长。

 

现在 IDG 、红杉会有各种各样的年会,群英会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呢?

他们的年会一年只有一期,时间也就一天多一点。

他们还是同一个系列,要么 IDG 系、要么红杉系,每个系都有自己固有的一些逻辑。

群英会刚好打造了我们三家不同的基因、风格,然后我们的导师,也不单单是我们的毕业生,包括全互联网最成功的导师,都会邀请他们来跟大家上课。这个课程其实就几个月时间,对我们是最大的帮助。

从群英会的角度来看,我们一开始就是公益性质,当然在这个过程里,我们如果能够发现好的项目,能够投到你们,我们也开心,哪怕没有投到,有一天你们成功了,我们也会为你们骄傲的。

刚才我在车上在跟我们的同事说: “ 你们挑了 40 个,其他没有入围的可能就是未来最大的独角兽。 ”

这很正常。为什么很正常?因为那么多的学员当中,不可能所有人都入选,所以我要提醒各位学员:如果你们要成为最优秀的,在这个过程里就要保持学习的心态,如果带着骄傲的心是不会学好的。你们能够被我们录取,首先就证明了你们的优秀,但是怎样从优秀到卓越,这是与你们未来的创业息息相关的。

我们就是为了帮助你们,为了让你们成功的存在。

谢谢大家!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阿达说 www.adashuo.com 联系QQ:82048806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